展览

Exhibitions

展览 | 潘玉良:沉默的旅程


潘玉良:沉默的旅程


+ 艺术家及参展人 

44剧场、方璐、胡昀、黄静远、秦晋、宋拓、马克·沃、王之博、于渺

+ 策展人 

蔡影茜

+ 展期 

2017年9月23日 - 11月19日

+ 地点 

广东时代美术馆

广州市白云大道黄边北路时代玫瑰园三期(地铁2号线黄边站D出口)

+ 开放时间 

周二至周日 10:00-18:00(逢周一闭馆,法定节假日除外)

+ 门票 

成人票20元/人,优惠票10元/人,时代美术馆会员免费,时代地产业主和员工免费。


主办机构:广东时代美术馆

合作机构:巴黎瓦西列夫公馆

特别鸣谢:时代地产


或许可以建立一种方法论,承担衡量沉默的工作,无论沉默是否被承认。作品中不能言说的部分是重要的,因为进一步阐释正在此间发生,就如一场通往沉默的旅程。”


——盖亚特里•斯皮瓦克在《庶民能说话吗?》 中引用皮埃尔•马舍雷的论述


潘玉良,这位现代主义画家、艺术教育工作者的艺术生涯和民国时期的政治文化运动息息相关,她的履历映证了从新文化运动和“新女性”的诞生,到国共两党早期的革命与社会改革运动、中国现代文化民族主义思潮的兴起,以及一次世界大战尾声到1937年日本侵华期间的种种关键时刻。相比与她同时代的男性知识分子在社会发声、文化塑造和历史书写上的主动意识,潘玉良对于自己生活的重大转变以及个人艺术风格的探索,并没有留下多少可供参考的自述。这种自觉或不自觉的沉默,在她最后40年的巴黎生涯中也没有多大改变。1977年,以她为中心的“中国现代艺术家四人展”在巴黎赛努奇亚洲艺术博物馆开幕,这也是潘玉良去世前参加的最后一个展览。潘玉良将一个个展机会,转化为四位身居海外中国女性艺术家共同展示的平台,但并没有就展览构想留下片言只语。

受潘玉良1977年展览的启发,今年5月份开幕的巴黎站“潘玉良:沉默的旅程”(回顾请点此处)邀请艺术家胡昀、黄静远、王之博及艺术史学者于渺组建了一个集合性的研究中介;而本次9月份在时代美术馆的第二站,则加入了44剧场、方璐、秦晋、宋拓针对展览主题创作的新作品。由于潘玉良原作的不可得,展览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回顾展,亦无意建立新的关于潘玉良的权威性叙述,更不是要通过一个展览为潘玉良正名。相反,不同的创作主体被投射进由潘玉良生平及其身后的转化和再现之中,并在展览中呈现这些主体间的位移和交互轨迹。参展成员间则互为主客,研究与展览组成一场复调的交响,与潘玉良在传统与现代中国间的走向形成共鸣,也将她被建构的生平和艺术成就置入当代性的动机、迂回与秩序之中。


潘玉良生平

潘玉良,1895年6月14日生于江苏扬州,双亲相继去世,1903年由舅父收养,十岁时被卖入青楼。这段经历产生了关于潘玉良的种种戏说和虚构解读。可以确定的是,她后来遇到了潘赞化,一位与革命运动联系密切的海关官员。1913年,她成为潘赞化的第二位妻子,改姓潘,名世秀。直到第一次前往法国时,她才开始使用“潘玉良”的名字。1916年,潘氏夫妇定居上海,潘玉良也学会了读书写字。1917年,潘玉良从师洪野,学习绘画,并于1920年成为上海美术专科学校首批招收的女生之一。此后潘玉良潜心学画,1921年获得里昂中法大学奖学金,成为该校中国留学生中少有的几位女性之一。

来到法国后,潘玉良先入里昂国立美术学院求学,1923年又入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师从吕西安•西蒙和帕斯卡•达仰-布弗莱。留学期间,她与旅居巴黎的华人艺术群体多有往来,结交了徐悲鸿、张道藩、常玉等友人。1925年,从巴黎美院毕业的潘玉良又获奖学金,进入著名的罗马美术学院,进行雕塑创作的训练。在罗马的三年深造之后,潘玉良于1928年返回中国。与同时代受西方美术教育的中国艺术家一样,在中国的现代艺术传播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潘玉良先后在上海美专和南京国立中央大学担任西画系教授,对许多艺术团体的创立和组织做出了极大贡献。尽管成功举办了多次画展,她的早年经历和以女性裸体为主的绘画创作至今仍然产生着许多争议和误解。

1937年,潘玉良再度赴法参加巴黎世界博览会,此后再未能踏上故土,直到去世。二次世界大战和文化大革命都是造成她无法回国的原因。1956年,潘玉良曾试图返回中国,然而中法外交关系的破裂意味着她必须放弃在巴黎的作品,这是她拒绝接受的。

潘玉良的作品持续在“秋季沙龙”、“独立沙龙”、“春季沙龙”等颇具声望的展览上展出,1953年还曾于巴黎奥赛画廊举办个展。她在创作中展现了油画等西方技法与中式水墨画的空前融合,时至今日依然无法被简单划分。尽管如此,潘玉良作为一位中国女性和女性创作者,要在巴黎获得艺术地位和成就上的承认依然困难重重。

关于潘玉良在法国的生活,我们所知甚少。在巴黎,潘玉良获得的认可主要来自同时代的旅法中国艺术圈,譬如她在1945年起担任中国留法艺术学会会长,而专攻亚洲艺术和古董收藏的巴黎赛努奇博物馆的两任馆长/策展人则对她创作关注有加。1977年,在她去世前不久,潘玉良应赛努奇博物馆馆长瓦迪姆•叶理绥之邀策划了“中国现代艺术家四人展”。1952年,叶理绥曾委托潘玉良为她熟识的已故前馆长勒内•格鲁塞创作半身像。尽管如此,潘玉良始终难以卖出作品。据知情人称,她晚年生活十分拮据,收入几乎完全依靠法国政府的微薄补贴。

1977年7月22日,时年82岁的潘玉良在巴黎去世。临终前,她嘱托友人王守义将她的遗作运回中国。潘玉良画室中留存的4000余件作品和个人物品先被运往巴黎中国大使馆,1984年被安徽省博物馆收藏,直至今日。



展览合作 

受巴黎瓦西列夫公馆之邀,本次展览缘起于蓬皮杜艺术中心康定斯基图书馆所藏之“马克•沃档案”中摄影师马克•沃所拍摄的数幅潘玉良工作肖像。2017年5月20日-6月24日举办的巴黎站作为蓬皮杜艺术中心四十周年纪念项目之一,由广东时代美术馆联合贝通沙龙艺术中心(Bétonsalon–Center for Art and Research)共同制作。


作品图片:

  • 方璐,《中国乐园》剧照,单频影像装置,2017
  • 胡昀,《卢森堡公园》,多媒体装置,尺寸可变,2017
  • 宋拓,《谁人、何物、焉思、涅槃》,视频装置,尺寸可变,2017
  • 王之博,《作为一个画家,颜色总是问题》,布面油画,155 x 115 厘米,2017
  • 于缈,《“这不是严肃的艺术史……”系列之“沉默的旅程”》,多媒介装置,尺寸可变,201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