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

Programmes

艺术家讲座 | 霍普卡·芬斯特拉:关于国际村落生产

时间 Date&Time

2017年6月17日(本周六)15:30 — 17:30

地点 Venue

广东时代美术馆一楼公共多功能厅

*英文讲座,中文翻译,免费参与

*Artist’s talk conducted in English with Chinese consecutive translation; Free Entry.


“在榕树头驻地项目期间,我和时代美术馆的团队一起计划着在黄边村开始新的国际村落生产项目。美术馆展示了以前项目中来自俄罗斯、德国和荷兰的村落生产品。而上周我们在黄边城中村的广场上和街边展开了相关的调研活动。外来务工人员、骑行的人和照看小孩的爷爷奶奶们向我们展示了他们在村中的公共场所会做的事情,各个店铺的经理也向我们解释了他们的工作。但是这里正在发生的是什么?他们使我积极地去反思,村落是什么,以及它可能的样貌。”

艺术家霍普卡•芬斯特拉在黄边社区调研

Myvillages是由凯瑟琳•伯姆Kathrin Böhm (英国/德国), 霍普卡•芬斯特拉Wapke Feenstra (荷兰) 以及安奇•希弗斯Antje Schiffers (德国)在2003年成立的一个欧洲艺术家团体。所有成员都是在小型的农业村落中长大。从90年代起,他们就住在诸如伦敦、柏林和鹿特丹这样的都市中,但是Myvillages的大部分工作都在远离大都市中心的偏远村庄完成。Myvillages找寻着能够反映乡村和城市这种双向关系及其暗指的图像和概念,而不是去比较二者。这种在世界各地的村落中进行的协作性项目为种种根深蒂固的观念注入了新的活力,包括对本地资源和乡村生产力的看法,对农业和文化的理解,以及由内和由外的种种感知。

 “什么是当地?”,“一个村落或者一个社区如何形成?”,“这对于哪里是有好处的?”,这些问题不仅在这里被提出来,在Myvillages的所有项目中这些问题都都会被提及。答案很简单:我们必须要一起去找到答案,而答案会是多种多样且波动的。艺术为此提供了一个合适的空间。但是在九十年代的时候我也意识到当代艺术大多数都展示在大城市,似乎艺术市场喜爱那些聚集着繁荣的金融中心的大都市和国家。为什么在反思和批判当代艺术和文化的时候,我们更倾向于以都市的视角为主导呢?村落和土地没理由变成这么冷门的话题,因为我们所有人都要依附于第一产业,而大部分的第一产业就在乡村中,在田园土地中。

乡村中的生产和其他地方的生产都是有关联的。几个世纪以来,主要的大陆和土地就坐落于乡村之中。黄边村的生产是在1996年煤矿倒闭之后开始的,农用耕地一直被反复用以建造住宅,这里的生产根本不建立在土地的基础上。我们甚至找不到一寸可以触摸到泥土的从前的农用耕地。但是这里的生产制造业很庞大,汽车修理和小型的纺织工业作坊取代了农业生产和煤矿生产。自然资源无形中被遗弃,他们实际上形成了新的村落,但是正如之前所说他们和自身的土地没有任何联系。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全球贸易的联系,一种新生的当地“资源”拔地而起,那就是外来务工人员的生产力。当然,这是一种可移动的“资源”。大部分的工人来自其他的农村,并且打算回到他们的老家和村子。这是一种进口的“资源”。这就赋予了黄边村一种新的“当地”文化,非耕用土地决定了文化,但是劳动力迁移正在建立起一种新的文化框架。在这个项目中,我通过体验日常的生活节奏和观察街道生活的符号意指,去寻找我认为的“资源”和文化生产可以发生交集的背景和时刻。作为一个农民的女儿,并且在一个小村庄里长大,农业和当地文化的种种联系在我的青年时期比比皆是。比如人们会庆祝一场丰收,这就是一个共同的文化时刻。当然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但是现今,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同样需要把我的工作场地当做去联结当地文化的生产场所。通过重新安置生产者和资源,我希望能够在艺术中创造更多自下而上的文化,少一些单源文化。

在黄边对于当地资源、工艺和故事的搜寻中,找到生产者是一个十分关键的时刻。搜寻的结果是主观且随机的。 我们在这里和一小群人一起工作,他们曾有一个时刻想要与Myvillages项目联结在一起。他们各自的理由也许不同,但是总是从对于我突然出现在他们城中村的好奇开始的。我的乌托邦般的希望就是文化动力学总能起源于“谁是他者?”的好奇。现在我在这里会和大家一起创造一个新的村落生产,一件能够承载着黄边的故事的物件。在黄边制造的这个物件属于我们公共调研中的一个分支,我们将在村子里的小型纺织皮革厂中制造它。它会呼应一些当地的传统,同时我们也希望对于艺术爱好者来说它会是一个承载着黄边故事的物件。

“ 在周六的讲座汇总我会谈到截至今日的设计过程,并指出在展的三个欧洲村落的不同方面来介绍每个过程的独特性。在赫芬社区生活欲将崩塌,在兹威斯齐我们发现了作为自然资源的黏土,在贝茨泰兹瓦赫,联结了劳力和土地所有者的地貌历史激发了设计的灵感。" —— 霍普卡·芬斯特拉


关于艺术家


霍普卡·芬斯特拉自1992年起就在荷兰鹿特丹以一名艺术家的身份工作。她毕业于荷兰马斯特里赫特的扬·凡·艾克学院,曾获得荷兰罗马奖。公共收藏包括: 荷兰鹿特丹的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瑞士Ittingen的图尔高州艺术博物馆、英国的Grizedale Arts,以及私人收藏家。委托作品包括:欧洲宣言展1&2、Ars Electronica展、莫斯科双年展5&6以及瑞典莫奥的Bildmuseet美术馆。Myvillages是由凯瑟琳•伯姆Kathrin Böhm (英国/德国), 霍普卡•芬斯特拉Wapke Feenstra (荷兰) 以及安奇•希弗斯Antje Schiffers (德国)在2003年成立的一个欧洲艺术家团体。2014年Myvillages被授予英国创造艺术奖。

霍普卡·芬斯特是中国广东时代美术馆榕树头项目的驻地艺术家,驻地时间至2017年6月23日。


相关作品介绍

2014-2016国际村落计划——在德国莱比锡当代艺术博物馆(GfZK画廊)的个展

展览分为8个部分,汇集了近些年被生产、展示和质疑的种种物件。该展览是对Myvillages同时期艺术作品的横截面展示。2014年GfZK的凉亭展厅为了国际村落展示被重新改造。在2015年的2月到2016年的12月期间,在凉亭展厅和花园中的两个之前没有任何联系的村落或乡村地貌每隔三个月就会相遇一次。

http://internationalvillageshow.myvillages.org/ 

2012-2015兹威斯齐制造  

在重建政策期间失去农业生产和每日薪资的俄罗斯村庄兹威斯齐,可以生产什么呢?从前的集体农庄已是一片废墟。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村民们不得不重建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文化,这就意味着要为住在避暑别墅和花园的客人提供服务,也就是要重建桑拿浴室,要在附近的建筑公园Nikola Lenivetz做导览,而这些事情都是由曾经的农学家,退役老兵和工程师完成的。除了这些零散的自由服务,他们相当地自给自足,尽管诞生于危机之中。为了展现家庭自制生产和当地工艺,我们决定成立这个开源品牌“兹威斯齐制造”,2013年我们在现存的村庄商店里开辟了一个小的橱窗。社区大厅内是他们自己做的一个记录当时的村庄生活的摄影展。乡村学校旁边有一个蔬菜园,在那里来自莫斯科的活跃的农学家和来自兹威斯齐的有经验的种植者彼此切磋,交流着知识和经验。访问的地质学家发现在兹威斯齐有一种黏土,质量很好,适合做模具烧制。一些居民也知道这种黏土,我们的研究提醒了他们拥有的自然资源。所以当时就选择了这种黏土作为兹威斯齐制造的陶罐的原材料。2015年在村民的帮助下我们建造了一个简易的烧木头的火炉。我们邀请了两位陶瓷学家用这种黏土工作并教给我们一些基本的技巧。这次项目的成品于艺术节期间在村子中首次展出,后来又在莫斯科双年展和莱比锡(GfZK画廊)展出。

http://www.wapke.nl/collections/detail.php?id=37

2012-2015农民与牧场主 

项目是是20个年龄在15-19岁之间的青少年跨越大西洋的一次会面,他们说想继承从事农业的父母或祖父母的传统。芬斯特拉在2012-15年期间和来自荷兰弗里斯兰和美国科罗拉多的孩子们一起工作。借助一个在线的平台,一部电影,一档电视广播和在博物馆及矮棚中的一些展览,“农民与农场主”这个项目描绘出一幅在转变中的年轻人从家长的房子中搬离,走向独立生活的画卷。他们从很小的年纪开始就不得不扛起肩上的责任,和昂贵的机械以及大型动物们一起工作,帮助维持一桩经济上切实可行的生意。他们带我们去了弗里斯兰和科罗拉多。他们在两种刻板的农业生活景象中长大:田野中的奶牛与大草原上的牛仔。

作为项目产出之一的网上平台现在仍在线:www.farmersandranchers.nl

纪录片的一个宣传前预片:http://www.wapke.nl/uploads/movies/FR_trailer.mp4

我们把“农民与牧场主”中的访问和知识交流录制成了一部纪录片。这一长期的项目包括多长放映和展览,包括:荷兰的Fries博物馆,2014-2015;德国莱比锡的GfZK画廊,2016;日本的Arts Maebashi美术馆,2016;印度尼西亚雅加达的OK Video以及丹麦日德兰半岛的ET4U,2017.

2010-2012 食品储藏室

Myvillages与不同的机构,自发的行动者及热爱耕种和食物生产的个人生产者一起在为期超过一年的时间内一起填满了这个库房/食品储藏室。食品储藏室里的食物都是在广义上的柏林地区生产;经过种植、交换、储存、以物易物、征集、买卖,这些食物来自80个共同的生产者。在柏林和它的周围地区,是谁生产了何种食物?在多文化和世界性的背景下当地的又意味着什么?动物们在哪里生存又在哪里被杀死?要是夏天格外潮湿,收获淹没在雨季中会怎样呢?乡村和都市在何处交汇?在2011年的8月,到当时为止所有被收集和准备的东西都进入了世界文化宫的一个巨大的实体仓库。在节日的开幕式上,预计会有5000个人来吃掉仓库中的事物并和种植者们见面,但是当天来了8000人。我们的土豆很快就被吃完了,在最后一场盛大的“有什么吃什么”的餐会中食品库在5天内就被吃空了。

更多关于食品储藏室的信息请点击http://www.wapke.nl/projects/detail.php?id=90 


关于榕树头 

榕树头,华南地区街头文化及市民生活的独特代名词,是一个街头巷尾、行人驻足的临时据点,是传统的社区中心。“榕树头”是广东时代美术馆2016年起免费向公众开放的全新项目,其空间位于美术馆正门入口旁的临街玻璃墙内。它见证着周边社区季节与朝夕变化,亦是美术馆面向公众的直接窗口。 

一年两期,艺术家将成为这个临时性公共空间的主人,榕树头项目以黄边社区为样本,通过开展持续的对话,不断深入的认知、沟通,理解美术馆所处的现实语境,反思当代美术馆在社区中的角色,建立美术馆与周边社区的有机关系,为探索城市化进程中不断变化的南中国地域提供另一个线索。 

榕树头艺术家驻地计划正在进行公开招募,详情请参见时代美术馆官网www.timesmuseum.org 。



回到顶部